0

2013 年 9 月 7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在该国最高学府纳扎尔耶夫大学做演讲,深情地回顾了古丝绸之路,提出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一个月后,习近平出访东南亚,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时指出,东南亚国家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共同建设“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两者过后合一简称为“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国际经济合作倡议提出后后,经过国内一系列重大决策,翌年 12 月在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召开的中央经济会议上被提升为国家战略。2015 年 2 月中国政府设立了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为组长的“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 随后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这一系列举措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的高度重视。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具体体现了中国在经过 30 多年的改革开放后、在经济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后的高度自信。
中国在这期间所累积的资源、科技成果和发展经验使习近平不再拘泥于韬光养晦的框框,而是积极主动地提出新国际经济合
作框架,“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重新定位中国在国际经济新秩序
中的大国地位。

纵古观今,丝绸之路的新内容古丝绸之路是横跨 2000 多年,起始于古代中国长安,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上商贸路线。广义的丝绸之路则包含了从中国东南沿海,经过东南亚诸国,横贯印度洋,进入红海,抵达东非和欧洲的贸易与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作为连接亚欧大陆古代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路,丝绸之路在人类文明发展上史发挥的作用,世界上没有其他通道可以匹比。

熟读中国历史的习近平以这一地理概念和史实,巧妙地结合了中国经济调整与转型的需要和大国崛起重塑世界经济新秩序的
契机,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为古老的东西方商贸与文明通道注入了 21 世纪的精神与内容,让古丝绸之路焕发新的生
机活力。

“一带一路”涵盖亚非欧三大洲的 64 个国家,东起于经济活跃的东亚,西至发达的欧洲,中间是经济发展潜力巨大的腹地国家。其沿线大多数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总人口约 44 亿,占全球人口的 63%;经济规模约 21 万亿美元,约占全世界经济总量的 三份之一。

“丝绸之路”源于中国,但却是沿线各国共同创造和发展起来的,是沿线各国历史的一部分。“丝绸之路”既是商贸大通道,
也是东西方文明的输送管,各国人民在平等互惠的基础上,从中各取所需,各显其长。习近平利用这一历史符号和概念,唤醒这些国家与民族的历史记忆,使得“一带一路”倡议在提出后便得到了有关国家的广泛支持,大大提升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彰显了中国的综合国力。

一带一路的总体框架
“一带一路”是一个由中国倡导的基于但不限于古代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开放式的国际经济合作大平台,各国可以根据自身的资源和经济发展水平以不同的形式参与这 项倡议。

“一带一路”贯穿亚非欧三大洲,总体框架包含两大网络和五大通道。两大网络分别是安全高效的陆海空通道网络和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五大通道指涵盖“一带一路”自东向西、陆上和海上延展的五条跨区域大通道。

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依托三条陆路国际通道 – 即中国经中亚、俄罗斯到达欧洲;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和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与印度洋 – 打造新欧亚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 6 个国际经济合作走廊。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则是在海上两个重点方向:即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以及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太平洋,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畅通安全高效的海上运输大通道。

一带一路的合作重点
“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资源各异,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因此互补与合作潜力大。 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以及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的合作重点。

“要想富,先修路”,中国把传统简单的发展道理落实到“一带一路”的建设,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成了“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

“一带一路”许多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落后,阻碍了经济发展,而中国在筑路、建桥、铁路、高铁、核电、通信、港口等基础设施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和领先技术,中国的强项与这些国家的需求正好成了无缝的对接。

“一带一路”建设以国际直接投资为主要形式,投资项目由政府推动,以市场为导向,企业自主决策,自负盈亏。政策沟通有助于促进国家之间的政治互信,深化利益融合,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重要保障。由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承建的从巴生港口到东海岸长达 620 公里的铁路便是落实“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典型项目。

推动投资贸易便利化,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促进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的重点合作内容。拓宽贸易与投资领域、共建自由贸易区、发展跨境电子商务、优化产业链分工布局,激发释放了各国合作潜力,加速各经济发展。

加强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认,有利提升通关能力,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与马来西亚组成了港
口联盟,减少双方海关障碍,带动物流产业,促进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必要支撑。以交通、能源、通信为主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联通总投资额设初步估计高达 6 万亿美元。除了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外,中国更设立了 400 亿美元的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特定金融机构,以满足“一带一路”建设所需的庞大资金需求,并支持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在境内外发人民币债卷筹资。此外,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和 21 个沿线国家央行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积极扩大沿线国家双边本币互换、结算范围和规模 。

秉承古丝绸之路作为东西方文明交流大通道所发挥的作用,“一带一路”强调民心相通是经济合作的根基。广泛的文化学术交流、旅游往来和科技合作,可为双多边合作奠下坚实的民意基础。中国已经制定了“一带一路”的文化发展行动计划,在沿线国家设立中国文化中心,打造“丝绸之路文化之旅”品牌,并每年向沿线国家提供了 1 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西安交通大学于 2015 年发起的新丝绸之路大学联盟已经有来自 31 个国家和地区的 128 所大学加入。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 3 年多来,迄今已经有 100 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40 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协议,今年 5 月将在北京举行的国际峰会势必将“一带一路”的建设推向另一高峰。

马来西亚与一带一路
马来西亚的基础设施良好,经济发展水平与中国差距不大,因此,两国的经济互补性不强。虽然马来西亚是中国与东盟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关系密切,人民来往历史悠久,不过 2016 年 7 月人民网刊载的一篇建议文章,并没有把马来西亚列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支点国家。

马来西亚地理位置极具战略重要性,西边与印尼共同控制了国际海运咽喉要道 – 马六甲海峡,东临诸多争议的南中国海,是中国外交布局亟欲拉拢的对象。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对关丹、槟城、吧生和马六甲港口的投资与建设,以及东海岸沿海铁路的承建,都有明显的 战略考量。马来西亚成熟的法制与经商环境,良好的基础设施,开放的经济体系,六百多万的华裔族群以及大中华地区以外最高的中文水准,对于要“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是一个颇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近年来在两国政府的鼓励下,已经有不少中国企业在这里投资并设立区域总部,其中包括华为、中铁、中广核、中国电建集团、旗滨集团、碧桂园、仲礼企业集团、中科恒源科技、中国信义集团等。此外,中国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在马来西亚设立东盟国家第一个轨车交通装备厂,马来西亚厦门大学更是中国在海外设立的第一所大学。如果中国取得星马高铁建设的合约,必将欣起另一股中国企业到马来西亚投资的热潮。

中国的电子商务十分发达,阿里巴巴集团扎下了 10 亿美元收购东南亚电子商务平台 LAZADA。 随着电信与物流设施的进一步完善,或许搭上中国电子商务平台进入“一带一路”市场是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最可直接得益之道 。

一带一路倡议背后的战略考量中国提出“一带一路”背后有三方面的战略考量:一是国内经济转型与结构调整需要,二是强化国家安全布局,三是重塑世界经济新秩序。

1. 国内经济转型与结构调整需要中国 30 多年的改革开放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总体呈现东快西慢的现象,内陆和西北沿边地区相对滞后。2013 年宁夏、青海、甘肃、贵州、新疆、云南和重庆七个省区的 GDP 总和仍低于山东省的GDP。“一带一路”总体方向从东向西,把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从边缘变为前沿,有助平衡东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推进全方位对外开放 。
中欧列车的运行,打开了从中国西部城市直达欧洲发达国家的陆路通道,节约西部货物出口的运输时间和成本,大大激活了内陆的经济发展潜力。例如从重庆出发的“渝新欧”国际列车仅需 16 日左右就可抵达欧洲,比海运节约近 30 天,成本为空运的五份一。2014 年中国实际对外投资规模首次超过了利用外资,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改革开放进入了新格局。以资本输出带动产品输出,有利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深化改革开放,提升中国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企业“走出去” 铺路护航, 转移低端价值链企业到沿线发展中国家,拉动轨道交通装备、电子信息、光电显示与集成电路等高价值产品出口,升级国内产业结构。中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潮已过,而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极需建设大规模的基础设施,这替国内产能过剩的基建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开辟了新市场,有助化解国内钢铁、水泥、重型设备等行业的产能过剩现象。

2.强化国家安全布局中国的经济高度依赖进口的矿产与油气资源,霍尔木兹和马六甲海峡是对中国至关重要的海上运输通道,约 80%的中国能源进口及货物进出口必需经过这条水道狭窄、极易封锁的马六甲海峡。中国在这两处海峡的航路安全完全受制于人,“一带一路”陆路交通和海上通道的建设便是为缓解对这两处海峡的依赖。“一带一路”扩大陆路能源运输管道的设,其中最具战略性的是中缅油气管道, 其他能源管道包括中亚油气管道和中俄(东西双线)油气管道,以及筹建中依托于中巴经济走廊的中巴汽油管道。中缅油气管起始于缅甸胶漂,油气双道并行,输送中东和非洲运来的原油和缅甸生产的天然气,经缅甸 4 省邦从中国瑞丽入境后连接全国管线联网。中缅油气管道避开了马六甲海峡,在一定程度上为所谓的“马六甲困局”解围。在“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框架下,中国开通了途径中亚直达欧洲的列车,打造通往南亚、中亚等西部地区的公路网,确保南海一旦出现战事,所需物资可以不经海路通畅无阻地输送到国内各地,避免出现类似抗日战争后期中国东部沿海被日军封锁,战争补给只能由滇缅公路输送的困局。海上运输是现今国际贸易最重要的货物运输方式,“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目的就是打造一条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和欧洲的安全通畅的海上运输通道。中国在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缅甸皎漂马德岛港、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马来西亚关丹和马六甲港等港口的投资建设,不无国家安全战略方面的考量。

3.重塑世界经济新秩序“一带一路”即是国际经济合作的大平台,也是中国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大国外交布局、重塑世界经济新秩序的大平台。世界经济架构须配合中国的崛起调整以符合中国的角色,中国在肩负大国责任的同时也需更大的话语权,“一带一路”倡议为在现有机制下重塑世界经济新秩序提供了这一契机。18、19 世纪西方大国的崛起都是以对殖民地地国家资源的掠夺和市场的侵占为动力,以强凌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理念,强调“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的合作关系;习近平在多个国际场合邀请世界各国搭乘中国经济发展的列车,带动国家经济发展,互利共赢。“一带一路”是中国和平崛起的实践,雄辩地消除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等不利中国崛起的言论,为大国外交创造良好氛围和条件。西方国家主导了二战后的世界经济秩序,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历程成了落后国家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 中国 30 多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令人侧目的经济成就,以及在高科技网络时代的发展经验,可为世界落后国家提供了“中国模式”的替代发展道路以及有用的借鉴。

一带一路:中国 21 世纪的大战略顾大局、谋大势是习近平式领导的特色。习近平出任中国国家主席后,大刀阔斧打击贪腐,严整党纪,得到了老百姓的支持和拥护。随后提出了强国富民的“中国梦”,凝聚民心,建立了治国威信。中国的改革开放得益于世界的自由贸易,中国经济的转型和结构调整,须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习近平深知“独行快,众行远”,“一带一路”体现了中国在国际经济合作关系中的这一哲理 。现今国际关系错综复杂,世界经济成长放缓,前景未清,美国新任总统川普的“美国第一”保守主义更为世界经济前景投下诸多不定因素,“一带一路”可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提供重要和可靠的动

力。英国前财政部副大臣利亚姆.伯恩说:“一带一路”倡议将是未来十年世界最重要的全球化推动力。习近平高瞻远瞩,大笔,大视野。“一带一路”倡议一石多鸟,互利共赢, 它将深远影响中国的国运,重塑世界格局,是习近平为中国崛起布下的大棋局,是中国 21 世纪的大战略!

2017 年 2 月 17 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