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把马哈蒂尔领导下的马来西亚同中国的关系放在历史的维度下来看,我们便可以发现,当前马来西亚对华的友好态度和其上一次执政是有脉络可寻的。”谈及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即将开始的访华之旅,马来西亚中国丝路商会会长翁诗杰(Ong Tee keat)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当前这个时间点非常特殊,新政府成立不久,中马双方可以利用此次访问加深两国之间的友谊,再续前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8月13日宣布: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将于8月17日至21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作为马来西亚华人圈内最为资深的政治家之一,翁诗杰曾经担任马来西亚交通部长,还曾在马哈蒂尔此前执政期间任马国会下议院副议长一职。

如今的翁诗杰,主要工作就是推进马来西亚企业和机构同中国方面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合作,往返中国已经成为了他的生活。所以,他更加期待马来西亚新政府上台三个月之后的首次访华能够取得积极的成果。

近期,中马之间备受媒体关注的问题,莫过于马哈蒂尔再次执政之后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前景问题。对此,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白天8月14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中国企业来马投资呈现良好势头,中国企业的到来,为马来西亚的产业完善和升级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和途径,为马来西亚带来先进的技术,创造就业机会,在马来西亚基础设施建设和制造业发展方面做出贡献,并为马来西亚民众带来实实在在利益。他说,这些成果也得到了马方的认可,中马之间共同利益远远大于个别分歧。

曾经担任交通部长的翁诗杰对这个问题也有着自己看法,“以马东铁路为例,这个项目最初就是上世纪90年代在马哈蒂尔上届任期时马方提出的,所以不存在‘一带一路’带来债务的说法。马哈蒂尔现在做出的决定也不是针对中资,而是马来西亚客观面临着经济和财政方面的压力,双方需要进一步的商讨。”

澎湃新闻中国在马来西亚的外交政策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翁诗杰:马来西亚1974年成为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东盟成员国,在马哈蒂尔上一次担任总理之时,中马关系获得了长足的进步。1985年,马哈蒂尔首次访华。1989年,马来西亚政府第一次放宽访华条例。1993年,我们迎来了首位访马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先生。如果把当前的中马关系放在历史维度下参考,从中便更能看清马哈蒂尔对华政策的脉络,这种友好的态度并没有变化。

澎湃新闻从马哈蒂尔总理再度执政到现在的几个月时间里,马来西亚发生了哪些变化?

翁诗杰:有两个变化是最显著的。首先是反贪腐方面,原先隶属于马来西亚总理署的反贪腐委员会(MACC)现在需要向国会负责,也就是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机构,可以更好的开展反贪工作。此外,马哈蒂尔在内阁成员的人事任命上更多的启用专才。这和过去不一样,此前更多的考虑联合政府各个党派成员的平衡。从内阁名单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任职部长或者副部长的华人比以往任何一届政府的人数都要多,马来西亚国防部也第一次委任了一位华人副部长,这说明马来西亚华人在代表权和代表性方面确实很团结。

澎湃新闻对于最近舆论聚焦的马来西亚中资问题,您如何看待?

翁诗杰:现政府理财方式与纳吉布时期不同,前政府对外来投资持一种“来者不拒”的态度,而马哈蒂尔更多地考虑到当前马来西亚面临的经济和财政压力,更多的顾及马来西亚国民的感受。他暂停中资项目并不是针对中资。我认为马哈蒂尔从第一次担任总理到现在,对待外来投资的态度并没有变化,他希望招徕的是FDI(外商直接投资),这样的方式能够更多的带来就业机会和技术转移,而不是外方全包或者带资施工的方式。

对于已经宣布暂停的这些项目,双方需要的是商谈与变通。由于我担任过交通部长,我非常清楚马东铁路的来龙去脉,这是上世纪90年代由马方提出的希望合作的项目,并不是像一些媒体说的有中方的“强迫”。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认为这个项目有存在的价值,但重要的还是双方需要在项目费用和运营上做进一步的商谈。

澎湃新闻中马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的合作内,马来西亚有哪些潜力更应该被挖掘?

翁诗杰:马来西亚有的是精通多语和多文化背景的人才,中国企业或项目在马落地之后,应该大胆地启用当地人才。我们在一带一路倡议内不是坐享其成者,我们也想做一个积极参加者。

此外,马来西亚是东盟成员国,同时还是英联邦国家,中国可以利用这一条件通过马来西亚辐射与英联邦国家的合作。现在,中资企业在马来西亚当地同华人圈有着很好的交流,但中资企业未来必须突破华人的圈子,更多的同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和其他族群沟通交流,才能更多地让普通民众看到一带一路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切身的红利。

当前,马来西亚的马来社群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解还处于相对粗浅的阶段,容易受到国际负面言论的误导,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所以需要更多地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向他们诉说。

澎湃新闻当前,马来西亚在中国同东盟的关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两国在共同维护地区稳定的层面有多少合作的空间?

翁诗杰:从与中国建交之时,马来西亚就提出希望打造一个和平的区域,我们希望东南亚整个区块都没有军事纠纷或者外军驻扎。我相信中国和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有智慧解决区域内的矛盾,比如说南海问题。我也注意到南海局势正在朝着积极的方向演变,这最重要的就是中国和东盟十国在过去、现在乃至未来都本着始终如一的态度,就是希望和平地共同分享这一地区的繁荣和资源,并以此为大前提避免任何冲突。而相比于东盟其他国家,中国和马来西亚在这一层面上的矛盾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澎湃新闻中马如何共同应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给亚太区域带来的挑战?

翁诗杰:当前,中方可考虑让更多的中资企业在马来西亚落地,在当地成立公司,创建生产基地,并善用当地的人才与资源。

现在,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已是举世皆知。如果利用中方的产能与技术在马来西亚生产,我们可以巧妙地在马来西亚以“Powered by China(中国智造)”取代“中国制造”。我相信这无损于中方的利益,同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实有加分的作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